您现在的位置:

期货 >

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_《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》正文 322夺位(二更)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    不止是大盛使臣,那些前来见证新王登基的各部族都默默地关注着牟奈遇刺之事,自是有所议论,各种流言议论在短短几天内传得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在这片青南高原,强者为尊,新王牟奈被行刺,还受了重伤,毫无疑问,这是他能力不足的表现,在战场上多的是猝不及防的冷刀冷枪,若是没有强大的实力,又如何带领蒲国上下屹立在这片高原上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在这些部族族长中间兴起了一则流言,说是牟奈在比试时,服用了药物,才能赢了大王子赤德如。

    流言也通过某人传到了赤德如的耳中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真的?!”

    一间金碧辉煌的厅堂内,赤德如坐在一把高背大椅上,他的右大腿上还裹着一层又一层的绷带,整个人略显憔悴。

    此刻他正一脸震惊地看着坐在不远处的蓝衣青年,瞳孔微缩,额角一条条青筋勃起。

    “绝无虚言。”慕瑾凡看着赤德如微微点头,年轻清隽的面庞上神色清冷,举手投足间流出一种云淡风轻的随意。

    赤德松咬牙切齿,深深的眼窝中,那双褐色的眼眸燃起两簇愤怒的火苗,拳头紧紧地握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中如走马灯一般飞快地闪过了许许多多画面,想起了择君大典时的情景……

    他当时也觉得奇怪,明明一开始牟奈被自己打得毫无还手之力,可是到中场,牟奈却突然有如神助,变得力大无穷,以致自己的兵刃脱手而出,才给了他可趁之机!

    难怪,难怪自己会输给他!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赤德如一拳重重地锤打在一旁的方几上,使得方几上的瓜果茶点微微震动了一下,一个嫩黄色的醉梨被震得从果盆上坠落下去,“骨碌碌”地在地板上滚了出去。

    屋子里服侍的女奴皆是噤若寒蝉,微微俯首,不敢发出一点声音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牟奈!”赤德如近乎一字一顿地念道,心口像是有几簇火苗在灼烧炙烤似的,腿部的伤口更是撕心裂肺得疼。

 &nbs威海治疗癫痫病重点医院p;  牟奈的那一刀几乎刺穿他的大腿,还算幸运的是没有伤到他腿部的血脉,然而伤筋动骨一百天,也足以让他不良于行一段时日,也足以让他在牟奈的登基大典上,再次丢尽脸面!

    牟奈心思之毒可见一斑!

    赤德如越想越是愤怒,又是“咚”的一拳重重地锤击在方几上,双眼气得布满了血丝,如蛛网般狰狞。

    须臾,赤德如那双好似被激怒的猛虎般的锐眸朝慕瑾凡看了过去,目光如箭似刀,声音冰冷得要掉出冰渣子来,以大盛语质问道:“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?”

    他一眨不眨地看着慕瑾凡,锐利的目光像是要把他给穿透似的。

    慕瑾凡淡然一笑,随意地拱了拱手,“我大盛与蒲国是姻亲之国,如此不公之事,鄙人实在是看不过眼。”

    慕瑾凡微微笑着,却又神情疏离,赤德如又不是傻子,当然不信。

    慕瑾凡也不在意赤德如信不信,泰然自若地继续道:“吾等奉我大盛天子之命,不远千里而来,是希望与贵国永结秦晋之好,从此两国和平相处,边关再无战事。无论于贵国,还是于我大盛,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!”

    “我中原千年来,历来是以嫡长子继承这至尊皇位,如此方是正统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子身为嫡子却被一个庶子以如此阴谋手段加害,实在是乱了纲常!令弟人品低劣,怎堪任贵国君主!”

    慕瑾凡冠冕堂皇地说了一大串,说着,他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,语调放得更缓了,“更何况,贵国的新王也将是我们大盛的‘郡马爷’。”

    慕瑾凡故意在“郡马爷”三个字上加重音量。

    赤德如一开始只是随意地听着,神色轻慢,一直到慕瑾凡的最后一句,才微微动容,原本慵懒的倚靠在高背上的身子也下意思地坐直了,心里浮现某个念头。

    难道,难道是王后许景思看上了自己?!

    所以,她才让这些大盛使臣来襄助自己?

    想到这种可能性,赤德如双目瞠大,一阵心潮澎湃,在心里对自己说:也是,本来自己与牟奈到底孰强孰弱,所有人都心知肚明,想来王后也是知道的。

 &nbs癫痫病的治疗可以用什么方法p;  自己比牟奈出身更高贵,比牟奈更强壮英伟,王后怎么可能会看得上牟奈这种躲在阴沟里见不得人的老鼠呢!

    赤德如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似的,心里安心不少,但是表面上,还是没说什么,做出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止赤德如在留心慕瑾凡,慕瑾凡也同样在留意赤德如的每个表情,他是个聪明人,自然一眼就看透了赤德如,又道:“大王子,您可知不知道如今都城中都在传言,说是您不甘败在二王子手下,不甘失了王位,所以派人在神庙暗杀二王子想要夺位?”

    什么?!赤德如气得一口心火直冲脑门,直觉地想要站起身来,却触动了伤口,一股刺骨的疼痛自右大腿传来,他又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赤德如气得胸口一阵剧烈起伏,眼底浮现浓浓的阴霾,冷哼了一声,道:“如果是我干的,我当然认。不是我干的,也别想赖在我身上。”他一字比一字冰冷,冷如腊月寒风般,四周的空气骤然一冷。

    相比下,慕瑾凡仍是清冷如竹,唇角微勾,道:“大王子您还是太天真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没有来这一趟,当日比试的事,大王子难道就不会过疑?”

    “您背靠甘松族,甘松族可是蒲国第一大族,若是您对当日的比试结果不服,那么甘松族就是您最有力的后盾。对于二王子而言,您的存在永远是他的肉中刺,眼中钉!恐怕他对您是欲除之而后快!”

    “我们大盛有一句俗话说,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。如果您是二王子,会不会斩草除根,以绝后患呢?”

    赤德如的眸子越来越暗沉,也越来越幽邃。

    如果他是牟奈的话……

    为了永绝后患,他自当在甘松族还没有叛变起事之前,先把甘松族和自己彻底打压下去,从此永无翻身之地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一直没把牟奈这个卑微的女奴之子放在眼里,他以为登上王位的人必定是自己,才会被牟奈这条毒蛇狠咬了一口!

    牟、奈。

    赤德如在心里恨恨地念着,忽然间灵光一闪,双目几乎瞪到极致,心里浮现某个念头:难道说……这场所谓的刺杀其实是牟奈的苦肉计,意图把矛头直指自己!嫁祸自己一个弑君之名,让自己百口莫辩?!让他之后对自己的剿杀变得理所应当?!癫痫治好要多少钱

    是了!定是如此。

    赤德如瞬间觉得自己真相了。不然的话,刺客为什么没有杀了牟奈,明明可以一击必杀,便是一刀没刺中要害,也可以再行补刀,当时神庙中只有牟奈一人,受重伤的他根本就没有躲闪第二刀的余力!

    赤德如的脸上一时疑,一时怒,一时惊,一时恨,变幻莫测。

    慕瑾凡的嘴角勾出一似笑非笑的弧度,故意叹了口气,不动声色地接着道:“作为友邦,我大盛真不想看到贵国动乱不稳。”

    赤德如没有说话,胡须间的厚唇剧烈抖动了一下,褐色的眼眸一点点变得暴戾深邃,如龙卷风般疯狂肆虐着,仿佛要毁天灭地一般。

    “踏踏踏!”

    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急促的脚步声,跟着屋子的大门被人被猛推开,一阵穿堂风随之灌入屋子里……

    赤德如皱了皱眉,面露不悦之色。

    一个留着小胡子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了进来,躬身对着赤德如行礼,以蒲语禀道:“大王子,二王子有命,让人搜天一馆,说是要搜查刺客。”

    天一馆历来都是甘松族来都城时暂住之处,赤德如当然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!”赤德如登时勃然大怒地再次拍案,“牟奈简直是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牟奈表面是在搜查天一馆,分明就是剑指自己,想要让这蒲国上下都怀疑到自己身上!

    慕瑾凡在一旁默不作声,气定神闲地坐在那里,双手捧起了一个茶碗,慢悠悠地喝着,仿佛他根本就听不到这二人在说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蒲国的水更混了……

    七月八日,新王牟奈派兵搜查甘松族所居住的天一馆,遭到甘松族的反抗,而且大王子赤德如也出兵阻拦,并请王后许景思做主——

    “王后,牟奈尚未登基,只要他一天未经登基大典,他就还不是蒲国的新王,无权调动‘私兵’擅闯甘松族驿馆!”

    王后许景思赞同了赤德如,表示蒲国十族乃是一家,并下令不得对各部族的族长无礼。

   河南省禹州市中心医院癫痫科好不好; 如今新王尚未登基,按蒲国的规矩,除军政大事需与大臣商议外,其他一切事宜,王后均有权作主,此言一出,朝臣和其他各族族长也纷纷附和。

    七月九日,大王子赤德如公然召集除甫族外的九族族长,表示当日比试二王子牟奈使诈,他绝不承认这次的王位传承。当日,甘松族、吉洛族、克巴族附议,另有五族表示观望,唯有承巴族站在二王子牟奈这边。

    七月十日,大盛使臣以王后母族的身份提出,请两位王子重新比试,以择新君。

    七月十一日,岑隐一行人终于从宁江行宫返回了京城。

    赶了几天路的岑隐风尘仆仆地先回了中韶街,他的到来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,整个东厂都为之震动,连着近一个时辰,东厂和司礼监的人络绎不绝地来此拜会岑隐,禀告最近朝堂和京中的琐事。

    中韶街上不时有疾驰的马蹄声响起,行人百姓无不避让,还以为这东厂又要出动抄家了。

    等岑隐沐浴更衣,换了一身衣裳,从中韶街策马来到权舆街已经太阳西斜了,整个京城都笼罩在夕阳金红色的光芒中,空气里还是如同被烘烤过一般炙热。

    一路驰来,小厮打扮的小蝎已经满头汗水,可是岑隐却是一副纤尘不染、干净清爽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小蝎亲自叩响了端木家的一侧角门,角门被人从里面“吱”的打开,露出一个中年门房笑容可掬的面庞,客气地说道:“敢问这位小哥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门房一边说话,一边朝小蝎身后往去,但见几步外站着一个着蔚蓝色锦袍、腰环玉带的青年,他容貌昳丽,气质高贵,只是那么随意地往那里一站,就是鹤立鸡群的存在。

    端木家的门房自然也见过不少达官贵人了,一看就知道这位年轻的贵公子出身不凡,莫非是大少爷的同窗,亦或是来求见自家老太爷的?

    门房正想着,就听小蝎拱了拱手开口道:“老哥,我们公子想求见你们家大姑娘。”

    大姑娘?!门房惊得下巴差点没掉下去,他没听错吧?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© xinwen.ysnen.com  秦皇岛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